首頁 > 日誌
2011/9/7 長篇小說
伊卡實業

今天講講我最想寫的長篇小說一些事吧。

小說的主角,是一名女性。
不是為故事創作的角色。她是不知甚麼時候開始,存在於我內心、「伊卡實業」的理想形象——我沒有性別認同的問題,然而我在創作角色的時候,常常投影出某一些特定的人格特質,一名我理想中女性的印象。不過,那位女性不是我「喜歡」的女性形象,而是一種我自身人格高級層次的意象,以心理學的說法,就是「超我」,在我之上的存在的另一個我,那個我的形象——正確說,那是我心裡認為,最完美的我的形貌。
而具體來說,是甚麼樣的女生呢——有點怠惰感、看起來對甚麼事都提不起勁,眼神總是望向遠方,樣貌普通但也不因此裝扮掩飾,不喜歡說話,說話起來話中總是帶點諷刺;然而,冷漠外表下並非純然冰冷,不過她也不是外冷內熱的類型——對她而言,世界介於存在與不存在間,自己也同時處於世界內外。當外在世界充滿一切時,她內心則反映虛無;外在世界荒蕪絕望時,她內心卻無盡內蘊——當你幸福美滿,事順意如的時候,你會認為她是無趣、冷漠無感、內心行為空虛怠惰的人;然而遇到挫折,前途多變,希望渺茫之時,你會發現她堅定、支持不會放棄、充滿行動力助你突破難關(儘管看起來還是冷漠)。
……有點抽象的描述。
這部作品的主角是近似於這樣的人。
當然考量劇情與角色特質,並不會完全與上面的描述相同,而且這次傾向於自然展露出這種人格,即是將不靠描述角色心思來表現,而是以角色的行為流露出這樣的特質。

這個作品對我而言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有這樣性格的角色當主角,我非常滿意——在我想過的所有角色中,她是我最喜歡的角色。

2011/7/31 我一輩子都喜歡野中藍小姐II
四六コノエ

如題。

2011/6/27 開發進度
伊卡實業

五月入社以來,我們在重新整理、改動夜夏的設定與劇情。

就我了解,這次社內危機發生的原因之一,是兩種創作態度的衝突。
一邊只是抱持玩玩的態度,不考慮內容品質,另一邊則是希望朝職業邁進,堅持做出最好的內容。
而不考慮內容品質的態度,完全反映在設定、劇情中,許多邏輯出現重大破綻,沒有試著做填補處理。

雖然這些破綻不處理,還是能拼成一篇劇本,但那將無法成為能被人所記住的佳作。

做一個未來沒有人會記得的東西毫無意義,既然要做,當然要朝向理想前進。

整修作業會持續一陣子,接著預計對內容做出大幅度的修改。
夜夏將蛻變成更棒的作品。

2011/6/14 始末
蕉阿

思考以後認為還是應該向大家說說這段時間社團所發生的事。

團內一直以來堅持的核心方向,是希望社團能像是TM、寒蟬等同人奇蹟般一鳴驚人。
以至於成員們在作品的細節上費盡心思,不只對於自己、包括其他人負責的部分都有著嚴格要求。

然而在遲遲無法推出作品的磨耗下,有部分成員開始轉變想法,認為作品趕快完成就行了,能通融的部分就直接通融。
然而這些成員在兩邊想法發生歧異後選擇使用的方式並不是溝通,反而而是在私下故意停擺自身負責的工作、放任作品進度延宕這類相當於背後銃康的手段。
當時的我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選擇與這派人馬成天吃喝玩樂,遠離製作壓力。

之後理所當然的東窗事發,還在堅持的人受到親友背叛、對我們心灰意冷,社團也形同解散。
直到幾個月後,剩下的人重新振作,也從外部找來了新的成員、才成功重組社團。

而我也收到了重新回歸的邀請。
這次一定要好好回應這份信任,不再重蹈覆轍。

2011/5/22 新人報到
伊卡實業

各位好,我是新人伊卡實業。
在2005年高中畢業的暑假,我參加了一個網路募集的同人遊戲製作企劃,擔任劇本撰寫及統籌的工作。
然而因為發生一些事情,企劃在2005年底解散,遊戲沒有完成。但出於一起創作而聯繫起來的友誼,解散後我仍與其中許多人保持聯絡。四六即是其中的一位。

四六在企劃解散後,邀請我繼續製作遊戲,但我因為企劃解散造成心理陰影,使我決定先專注於創作小說,但我們偶爾會通通電話,聊聊最近創作的狀況。

聽到夜想社要解散的消息讓我十分意外,上次聯繫是在大約半年前,當時還熱烈討論某個設定如何處理。
夜夏這款作品真的很有意思,我不希望它就此埋沒。
所以我選擇加入這個社團,一起奮鬥下去。

我們一定會讓這個作品降生,希望各位多多指教了。

2011/4/11 公告
Night-Think

由於理念不相同之緣故,即日起本社成員異動,部分社員離開社團。

為避免後續發生爭議,經雙方協商同意,從本社創立至2011年4月11日零時止,期間所有以本社(即「Night-Think」、「夜想」)為名義產製之創作物版權皆歸本社所有(如對歸屬產生異議,雙方同意以本社解釋為準),但其中屬於非社員所編寫或繪製的產物,本社將全數廢棄不再使用。而非社員所持有屬於本社版權之資料(包括但不限於文字、聲音、圖像及影像等),未經本社同意,不得以任何方式提供第三方。

2011/2/19 憧憬II
四六コノエ

論奈須きのこ老師以外,我最喜歡的作家大概就是龍騎士07老師了。

龍騎士07老師的文筆不是特別優美的那種,反倒十分簡樸直述,不過在這之中有個我非常喜歡且很受影響的地方。
那就是對事物描述的真實感。
對於歷史、組織、物品、場景……等等,在龍騎士07老師的故事中,那些被描繪的東西異常地真實。而這種真實感正是《ひぐらし》與《うみねこ》的醍醐味所在。
能感覺得出來龍騎士07老師在細節考究上花的心思,也確實達到了效果。

希冀自己終有一天也能帶給讀者這樣的作品。

2010/8/6 資本主義
四六コノエ

人們活著的限制很多,那其中一項是──錢。製作費用、生活費用、外出費用、伙食等一切一切,在我們存活的資本主義世界裡無法不去重視、且拿它沒辦法。
但即使如此,也不想輸給這種東西。

------------------------------------------------

蕉阿因生病而缺席了,来廼的忙碌也是非常遺憾。難得的是這次沒有人開酒來喝,只買了幾瓶茶跟汽水。雖然我不是很喜歡啤酒花的味道,不過水果酒這種東西倒能喝下好幾升。


這虱目魚看起來很美,但聽說實質上難吃的要命,我根本不敢碰

談笑過程中討論到遊戲一些BUG之類的地方,也有要放出二分之一劇情作試玩的打算。應該會在暑假結束前丟出來吧。說起來慚愧,本來預計這場FF16要拋出正式版的,卻因為部份時間以及資金問題而被打亂。
至於程式部分,好像有些人會卡在序章,暫時的解決方式為選取「直接跳至下個選項」就可以過去了,不過沒掌握好時間點的話會跳掉一些劇情。
給不能跨越1997的人們,非常抱歉。


好想吃牛五花

從沒去過漫畫博覽會所以前幾天去參觀了一番。由於沒買到想要的書,加上人潮又多到可怕,威士忌憤恨的說以後都不會再入場。
而因為幫阿年繳了機車罰金跟這次聚會的食材費用,口袋沒剩多少錢。

2010/8/2 FF16
蕉阿

「終於弄完試玩版之連續幾天放鬆好爽直接玩到3點多才去睡的我!」

連自己都訝異自己居然能在五點半順利起來。
做好出門準備後就馬上打給要一起去會場的友人阿年。畢竟、有免費的順風車誰不搭呢。
抵達場外後就跟阿年先去麥當O邊吃早餐邊等其他人來。
說到O當勞就不能不提現在正紅的邪神佐助、今天看到不少人在玩呢…不愧是世界最能頂的男人。

到了9點半大夥順利集合、馬上進入會場開始準備擺設。


!?


這………這是………

難道會場發生什麼事件了嗎…?
還拍到我跟阿年……我們該不會被怎麼樣吧…?

 

——當然不是,
這看似與會場格格不入的事案現場,便是我們NT社今天的攤位擺設!

至於我為什麼會嚇到,
當然是因為…………我、根本就、沒有、參予討論啦!(挺胸)

 

…不是你看…因為我把精力都花在試玩版上了嘛…所以後面的部分就都交給其他人了…絕對不是假借放鬆之名在打GAME喔!

不過這個…真的很驚人啊…
路過的人,不是停下來看、就是忍不住繞回來多看兩眼。
記得還有一對閃光,遠遠的轉頭一看到我們後馬上就繞過來看了,對於想出這種展佈方式的成員感到佩服。

 

總而言之、基本上這次FF16算是滿成功的~
印製的800片試玩版也全數送出了,
雖然沒有任何回本,但只要能夠讓大家都充分的體驗過我們遊戲的內容,
就已經是值回票價了~
雖然這次只是試玩版、哪怕只是一些感言,
還是希望各位在玩過遊戲之後,能夠到討論版,多多給我們建議!

2010/5/12 冬夜
四六コノエ

爲了能在FF16發售,目前邁入越來越趕的情況中。
到底電腦已經幾個月沒關過了呢?這種事情早就忘記了。
接下來我們還有支線立繪與CG還有分鏡要處理,附加手冊設計光碟設計掛軸設計等。除此之外的事情倒是做得差不多了,像是大致上的立繪。
如無意外,就請各位期待FF16的販售物吧。
順便說一下,也許七月初的時候會公開新的試玩版也說不定喔?

------------------------------------------------

讓我們把時間回到2/19那一天。
即是隔天就要進行FF15擺攤的前日,我們去聽了某個演唱活動。表演的地點在可思客,窄小的四樓展示空間。


經過令人目眩的階梯

說起來自己並不是個很喜歡眾多人群與狹小空間的人,也就是說其實沒有很喜歡聽現場LIVE。
對於這般熱鬧的場面,除了FF之外可說是初次經歷。


後台還有免費(?)的飲料

在大家的歡呼聲、歌聲、樂器聲中總覺得好像找到了甚麼。各位都是很賣力的去活著,表現著自我。
那樣的氣氛其實滿讓人感動的。


賣力的演出

昨天看到一件新聞,主要在說強強到日本發展出版漫畫,看到得當下我不禁回憶起擺在書架上、他的魔法老師同人畫冊。
比起REI也許強強沒那麼出名,不過現在也大家都知道了。
台灣的環境對於創作者來說似乎真的過於現實。
不過我們依舊在創作,依舊在可思客開著小演唱會,依然是渡過每一天。


台上的人穿著和服或是扮成阿部,台下的人熱烈喲喝

在冬天的夜裡,這是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