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誌
2018/1/26 2018台北國際電玩展
蕉阿

本次的台北國際電玩展,有著一份與往年不一樣的新氣象。
那正是位於二樓,一個專為獨立遊戲開發者們所設立的展區。
而我們夜想社也相當有榮幸的獲得了參與展出的資格。

不過由於這區域僅開放給業主及採訪記者等相關人員進出,有在樓下主展場逛的朋友們可能連有這塊區域都不知道(苦笑)

1/25
跟以往FF及CWT這類同人會場不同,電玩展的佈場是需要在開展前執行完畢的。
因此我跟伊卡兩個人便早一日先行來到展場準備


還沒多少團隊過來,空蕩蕩的展場


開始佈置囉~


大致上完成了


反面的樣子,讓從背面過來的人也能注意到我們

因為是如此盛大的會場,我們當然也不敢怠慢。
能拿則拿、幾乎把所有能夠將夜夏給盡情展現的家當都給帶出來了w
完成後便與伊卡道別後各自回家好好休息,等待明日的主戰場了。

1/26
終於到了正戲時刻。

與四六跟來廼以及伊卡集合,一起在旁邊吃完早餐後便直接進入館內。
一想到這次會來參觀的都是業界相關人士便稍微緊張了起來。


正式上場囉~

 
總的來說這次經驗還是挺好玩的。
來接觸了的業界人士,給予了我們不少有用的感想及建議,可以說是受益匪淺。
途中也受到了一些人的稱讚,其中有位更是邊稱讚邊對我們比讚,真是令人感到不好意思。
我想,能夠獲得這些人的肯定,證明我們至今一直研磨至此的東西絕對不是沒有意義的。

2017/12/10 CWT47
蕉阿

今天是CWT47
這次有幸受到認識的朋友邀請,在她們的攤位上挪出一小塊區域來擺設宣傳部件。
原本沒有要報名的計畫的,真是非常感謝那位朋友。


大量人流

跟朋友在社團入場區集合並順利進場後準備開始擺設。
因為這次只是跟人家借個小角落來擺而已,就沒有準備平常很顯眼的大掛軸跟等身大看板了
不過還是有準備了不少東西,例如純手工親手製作的可愛小人物立牌w


攤位樣貌

雖然只是唐突的串門子,希望還是能在經過的人們眼裡刻下印記。

2016/4/11 新生
四六コノエ

睽違了3年,如今又正式地將翻新後的web上傳展現。
同樣是3年前,我們說了「不會放棄這款遊戲」這樣的話。回首過來接近10年的製作時光,以及在過程中所留下的日誌,現在回顧起來確實是感嘆萬千。

曾經有那麼一陣子,有位網路上的朋友不斷地詢問我們製作的現況。
他說他很期待。
從國中一直到開始大學的生涯,仍然不忘偶爾來留言。
但因為面對現實社會的壓力、以及不想再讓人期待落空的意念,我們減少了發表近況的內容而專注在製作上。
雖然不知道那位朋友現在怎麼樣了,不過他的一字一句確實地刻劃在我們內心。

世界隨時都在變化著。
沒有甚麼東西能夠抱持著最為純真的那個模樣。
但即使在現實中不得不屈服、即使在過程中走偏了路、即使步伐蹣跚片體鱗傷──
──這個世界上,依舊有人想貫徹著最初的那個理想。
這一次,我們不會說甚麼重新、再開之類的,因為這是個關於新生的故事。

各位,初次見面。
晚上好。

2015/6/14 UL完成與紫陽花事件簿
四六コノエ

UL的重點章節都寫完了,剩餘的細節正在慢慢填中。
伊卡實業說很喜歡這部故事,所以想從裡面幾個角色延伸出獨立外傳,感覺挺有意思的所以就答應給他寫。
與以往不同,這次我們很快就決定了這部作品的名稱:《紫陽花事件簿》
不過因為也是當興趣寫,所以大概會弄得很慢吧,畢竟連遊戲都這麼難搞定了。

2014/11/29 純粹
伊卡實業

我想大概沒有比純粹這兩字更好的詞來形容我現在對小說的看法了。

其實最近也看了許多小說,大部分是傳統的經典小說。不,其實我沒從裡面領悟到什麼技術與結構劇情的方式。有些劇情曲折錯綜,但更多是超直球、有些文筆豐富,但大部分沒特別感覺,甚至有些還刻意降低水平模擬低下階層的口吻、有些把作者思想藏在故事中發人省思,但其實一大部分是直接對你傳教,或者雖不是直接傳教但那滑稽的反例故事讓人一看就知道作者火力全開的諷刺批評。
形形色色的作品。離開小說,其他媒介又如何呢?動畫、漫畫、音樂。有多少作品,就有多少種劇情結構方式與寫法、表現法。
最終,我想到了,其實劇情、文筆、一切束縛與限制、規則條件,不是那麼重要。
這讓我想到作畫。無論用上哪種顏料、哪種塗色法、哪種畫工畫技畫材、哪種繪畫意識或繪畫派系,都不是評斷畫作價值的關鍵,不是嗎?最重要的是,透過這一切,所想描繪的東西。眼睛所見的景色、想像的景色、印象的景色、景色背後的感情。
那種創作的動機,就是創作本身,就是作品的核心價值,就是作品。作品就是為了實現、具現動機,那種感動或衝動,傳達的媒介。

這一瞬間,就醒悟了。跟別人劇情相像、文筆好不好什麼的,不是問題。問題是,你幹嘛寫這篇作品。用作品告訴讀者,你幹嘛寫這故事——
你想跟我說什麼?——這才是,讀者的心情啊。
那麼創作者,我該做的事,不就很明顯嗎?
不是寫一篇我覺得能被人喜歡的故事、寫一篇劇情創新設定新奇的故事、寫一篇我覺得賣錢或任何人覺得賣錢的故事,而是寫一篇我想寫的故事,寫一篇想對人說出來的故事,寫我覺得很棒的故事。

我想說的故事。
不論好壞、不論高低、不論自己與他人的評價。
單純的想法、單純的行動、單純的結果,這不就是純粹?
寫作,就是這樣純粹不是嗎?

2014/8/1 成真II
四六コノエ

又一次發生了,我真的覺得很恐怖。
跟伊卡實業討論把「紅鈴雅」換成比較像台灣人名的「洪苓雅」不過才大概2、3個月前的事,在這之前我甚至連高雄有苓雅區都不知道。
而且氣爆破壞都市的橋段早在3年前左右就定案了,現在發生這種災難根本不知道該說甚麼,加上小林村那件事,真的非常恐怖。
最後想想覺得只能說:希望死者安息、傷者早日康復。

2014/3/22 溫柔的力量
四六コノエ

在靠近最前線的地方做一些協助的工作。

「溫柔的力量」

 

看著眼前的景象,我得到了UL的結局靈感。

2014/1/11 2014新年快樂
四六コノエ

祝福各位心想事成喔──也只能說出這麼陳腐的台詞了。

2013/12/24 麥田捕手
伊卡實業

最近突然想找一些名著來看。好吧,我確實是因為他媽的對最近那些超級矯揉造作的妹妹故事感到噁心,想找那些傳說超級棒的超級小說來看看。
結果你知道嗎?這本竟然也是妹妹文!他可能摻了點,或摻了一堆他媽的用青少年角度看待社會的評論,但其實劇情只是妹妹文,好樣的,完完全全的妹妹文。你甚至會以為,他其實只是想上他的妹妹,只是沒有寫--我敢打賭一千張SOGO禮劵,如果某個日本人瘋了,他肯定能把這本書改成妹系GalGame,完全不費工夫,我的意思是他只要追加一小段,就像AIR全年齡版只是把一小段去掉一樣簡單。我的天,為什麼菲比這麼萌?
我可以發誓,菲比登場還沒第一段我被萌到了,老天爺,真的是萌到了。我很少被角色萌到,我根本想不起來上次被萌到是什麼時候,或許我根本就沒真的覺得哪個角色萌過。總之,霍爾頓他媽的被他妹妹給救贖,這真是他媽的Galgame劇情;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麼寫的妹妹文真是神作。如果哪個人覺得作品深度不夠,只要打上一百萬劑的批判社會體系,大家就會鼓掌。然而,妹妹文從來不會這麼寫,我的意思是他們大多會直接寫主角就是他媽的愛妹妹,而不是把妹妹描寫的像天使一樣。好樣的,菲比根本是天使,我甚至開始認為,整本反描寫批判的論述只是為了襯托菲比有多天使。 無論如何,我想講的是,妹妹文無所不在,即使你已經厭倦到他媽的看到妹妹兩個字就把書撕爛,但他們仍然會出現,他們無孔不入無所不在,而且他們就是有辦法萌到你,搞得你神魂顛倒。當你以為妹妹屬性再也萌不到你,他們就會讓你明白你完全大錯特錯了。

2013/10/8 未來
四六コノエ

突然有點想跟本社碩果僅存的讀者們訴說幾個未來的計畫,預計一樣會做成遊戲或寫成小說。另外雖然只是夢想,不過其中有一個還真希望能讓描繪出《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這種故事的電影導演新海誠先生來製作。

分別都些是怎麼樣的作品呢?且聽我娓娓道來───

比如說,發生於一九八零年代的八月,在颱風天而封閉的孤島上,由於龐大遺產所牽扯出的連續密室殺人事件與吸血鬼傳說。

比如說,以某個同人遊戲製作社團的遊戲開發展歷程為主題,卻接連上世界背後體制的巨大陰謀。

比如說,喜愛觀星的少年邂逅的從天而降的少女,他帶著擁有澄淨歌聲的她,決心將其推上世界舞台的夢之物語。

比如說,在西門町這個舞台中發生的都市冒險,由六名主角在66小時內各自所遭遇的不同案件,最後全員集結的浪漫譚。

比如說,未知的巨型怪獸從世界各地湧現,並且對多數國家都市進行毀滅性破壞的重大災難劇場。

還有比如說,所有的故事其實都是一個故事這種可能性───

…...這些是從2007年累積至今的各種想法,它們彼此交織,譜出了一張廣大的未來藍圖。希冀總有一天能交付到還對我們有所期盼的人們手中。

───to the break of dawn y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