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誌
2020/12/25 祈禱
四六コノエ

今年又要結束了。
在這種氛圍下突然意識到,從決定做點甚麼事情至今已渡過十五年的歲月。

與此同時世界發生著重大的變化,如反送中運動、郝柏村先生與李登輝先生的相繼過世、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等等。本來以為會長久保持的事物其實都很脆弱,隨時都得做好突然消失的心理準備。
上一次推出體驗版也是2、3年前的事了,後來又因為得面對現實的工作、經濟因素,以及劇本的複雜性而延宕。以結果而言能支撐到現在真是個奇蹟。

太過漫長。無論對讀者來說還是對我們自己來說都是。

我想我們不會有下個10年、15年可以消磨,而且前幾年用於遊戲各種開發的貸款也早已罄,現在是頂著還款壓力在維持的。

「所以先把能拿出手的東西放出吧」這是跟其他人討論後的結果,把過去寫好的小說整理起來嘗試投稿或是自費出版來販售,儘管我們也很以清楚台灣閱讀人口與原創市場規模狀況來說大概無法營利。但總之先嘗試再說,不嘗試就是零,什麼都不會開始。
目前也正在努力尋找各種資金來源或投資人,最近大概就是在忙這些事。

希望2021年能夠順遂──衷心地希望,或說是祈求吧。

2019/9/21 網咖
伊卡實業

這幾個禮拜四六在處理劇本中寫到一段關於網咖的橋段,然後在討論中四六突發奇想認為可以使用包廂式網咖做討論場所。

雖然也可以用通訊軟體線上討論,但我始終認為它沒辦法達到面對面討論的品質,特別是商討很複雜的設定、劇情設計難題時,幾乎有面對面討論才能得到重大突破。
然而面對面場地並不是很好找,在咖啡廳一類的開放空間有保密性的問題、成員各自的公寓又距離太遙遠,因此每當要安排碰面討論場地的時候都很讓人頭痛。

而我在學生時代是在學校→補習班→家間循環的生活,從沒有跟同學出去玩過,直到大學才第一次去網咖。大抵上,網咖對我而言是非常陌生的環境,腦中只有那種一排排開放式電腦獨座的典型印象。

在得知了包廂式網咖這樣的地方後,很快找了鄰近的一家實地探查。果然是很理想的討論環境。在一個附帶電腦的獨立包廂空間,非常適合一面查資料、一面把討論的內容記錄起來。另外也有許多很方便的設施,像是飲料吧跟簡餐服務。

不過代價就是額外的成本消耗,令人頭痛。

2018/6/7 麻婆豆腐
伊卡實業

台灣因為歷史的特殊性質,匯聚了亞洲各地的飲食文化,從生魚片、斤餅到廣式蘿蔔糕都買得到。
不過畢竟是外地傳入,口味常得配合本地的習慣,以至於跟發源地有很大的差別。但只是調整口味,還可說是「融入文化」,倒也能接受,但很多是不細心做出有意義的本地版,而是胡亂搞一通,變成味道、口感憋扭至極的冒牌貨,令人氣憤。
比方說麻婆豆腐。
台灣雖然有不少很正統的川菜餐廳,但台灣人不像四川人這麼能承受麻辣,因此一般店家買到的麻婆豆腐都做得很不辣。然而降低了辛香料用量的麻婆豆腐失去香氣,變得像某種勾芡炒豆腐,而我正是特別不喜歡這種冒牌麻婆豆腐的那群人。

我對麻婆豆腐帶點憧憬。它是日本中華料理的代表物,常能在日本作品中看到角色吃麻婆豆腐吃得津津有味,令人忍不住浮現「好好啊,我也想要」的念頭。
總之,想吃一頓好好吃的麻婆豆腐。

告訴來廼後,經他幾天的研究,今天終於吃到接近正統的麻婆豆腐。真的是非常好吃,配著飯吃可以吃掉好幾碗,非常下飯。
不過準備起來非常費工夫,事後收拾也很麻煩,除非借到空間、動線更方便的廚房,不然大概是不會再做一次了。
真的是好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