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誌
2007/6/9 這禮拜又是空蕩蕩
左手

大家好,我是左手請多指教。

客套話就免了(死

這禮拜,完成了美術作業,題目是動漫

原本是不想做的,可是剛好我們這組其他都不會做

所以看著我,又看著名為動漫的題目 so ...

這是學期初發生的事,不過時間還真快一下就到了

還好是動漫,剛好是我的領域,不然我也不會做(?

我主要介紹的是Type-Moon的作品

不過還真謝謝四六了,借我一些材料好讓我順利繳交報告,

看著她借我的FF誌,忍不住說了一句:「Tony 好萌!」

做的時候雖然一度面臨窘境,但是還是完成了

完成的時候就像世紀帝國1打7時勝利的喜悅。

Tony是日本同人畫師(男),畫的圖真的都很萌!

本人的話 .. 沒了那暴牙應該也很萌吧( 笑

看了四六借我的空之境界,雖然只看到第一集一半又多一點點

但是就有個結論 ..

那就是 奈須 .. 你他媽解說狂=_=

他寫的東西,真的超愛解說 ...

總之,美術報告順利完成。

為了幫我弟過生日,我媽禮拜天晚上要帶我們去吃飯

結果我老頭不知道搞什麼 ..中午也要帶我們去吃

媽勒,我和望子約2點畫畫耶

幹 也不先問,跟你講了有約還是非要我去

唉 .. 望子我對不起你O_Q

只能改天了,這個假日過的好無意義

2007/3/28 憧憬
四六コノエ

前陣子因為表哥的推薦,我邂逅了應該是這輩子最喜歡的作品。
本來不是非常有興趣,但他淡淡地開口:
「你不知道這是月姬的作者嗎?」
宛如魔法的一句話。
是的,就是那本傳奇小說世紀大作。

「空之境界」

奈須きのこ老師的文句之優美,就像冬日裡的晨曦,冰冷且溫暖。
而空之境界的故事本身也是如此。
我無法再寫出更多感想,深怕自己的任何字句會對這個作品造成褻瀆。
唯一能說的就是,期盼著自己未來能達到這樣的高度。

以及,

我戀愛了。

2007/1/1 2007新年快樂
四六コノエ

2006/12/29 年末感言
四六コノエ

今年要結束了。
在結束之前我突然有股衝動,想把至今為止的想法給寫出來。

如果說到底是從甚麼時候喜歡上「故事」的話,那我一定會說:「數碼寶貝」
數碼寶貝應該就是我的「原點」那種東西。可能因為這個影響的緣故,我喜歡現實中發生的故事,或者說以現實為背景的故事。

其實原本自己是想當漫畫家的。這樣子說出來應該還滿衝擊的吧?畢竟台灣社會好像都要你成為醫生、律師、公務員,除此以外都會被看不起。

不過因為受到赤松健老師的「魔法老師」這部作品的衝擊,我很想成為漫畫家。
衝擊的主因不是那些漫天飛舞的美少女,而是赤松健老師所畫的「背景」這件事。跟其他我看過的漫畫比起來,赤松健老師的作品的背景作畫都非常真實。看著這樣的漫畫就覺得「好像真的正在發生」的感覺(因為這個原因我也非常喜歡大暮維人老師)一樣。

同時也是在這個時候,我遇到了佐佐木少年老師畫的漫畫:真月譚月姬。壯大華麗的世界觀、命懸一線的激烈戰鬥、悲傷而無奈的淒美愛情……這就是我喜歡、我想作的事。

「我也想像這樣創作故事」

雖然講的很熱血,但在了解與嘗試之後,我發現畫漫畫需要的知識與技術太多了。而且在台灣沒有人能傳授這些技術,只能自學。在耗費接近兩年時間磨練的最後,我明白了台灣的環境嚴苛程度是近乎無法孕育出漫畫家的。

沒有足以支撐的產業鏈、沒有專業的知識人才、沒有競爭力,種種問題導致了台灣本土漫畫形成了某種半吊子的我流。比方說分鏡的流暢感、背景的刻劃或留白、題材本身的有趣程度......等等,這些問題反映出來的就是市面上的台灣漫畫並不有趣這個事實。

如果真的想成為漫畫家,那應該離開這個國家前往日本才行,但自己沒有那種決心。說到底本來就對繪畫沒甚麼興趣,也沒有才能。

糾結於是否放棄畫漫畫的過程中,慢慢地開始把劇本寫成了小說。並且在2005年的6月,夜想社最初的雛形成立了。其中一個契機則是與Type-Moon的第二次相遇。

為甚麼說是第二次呢?其實差不多在這個時候,我們班上在傳閱一本不知道誰撿來的成人遊戲雜誌。在輾轉傳到我手上的時候,有三款遊戲令我印象深刻。 一個是因為名字很怪所以記住的「出血簿」、一個是女主角超級可愛的「尾巴故事」,但最後那款遊戲深深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是張英姿凜然的少女劍士遙望遠方的精美插畫,但背景中的暗色雲彩讓這畫面多了份哀愁。

「Fate/stay night」

真是奇怪的名字。但接下來我發現這個遊戲奇怪的地方不只如此,跟整本雜誌中的遊戲相較之下,只有它的作畫極其精美,讓其他作品顯得遜色與廉價許多。這種說法可能太苛刻了,但我當時真的是這麼想的。
那時我對電子小說這種遊戲沒有概念,應該說我對所有種類遊戲都沒有概念。

因為家境嚴格的緣故,Game Boy、PS2這些掌上遊樂器或是家用遊戲機我一概沒有,唯一玩過的遊戲機只有怪獸對打機(所以我對神奇寶貝並不了解,也沒有興趣)而已。我以為這是像惡靈古堡(其實直到現在也沒玩過)一樣的那種動作遊戲,但是可以在電腦上玩,於是起了購買的念頭。

在透過好友望師匠替我向有賣動漫畫精品的文具店打聽之後,發現居然要3、4000元。這個金額對我來說無法負擔,因此購買「Fate」的念頭就這樣被打消了。

不過看著這樣耀眼的插畫,我想起了魔法老師、想起了月姬。於是重新撿起G筆,嘗試再次把心中的故事畫成漫畫。分鏡稿與劇本厚厚一疊,上課中與放學後都跟朋友們偷偷地寫與畫。

雖然不怎麼喜歡看動畫,但當我理解當初吸引我的「Fate」是甚麼東西時,已經是動畫熱播的時候了。這時候才知道原來「月姬」與「Fate」有著同一個原作者「Type-Moon」。

除此之外還接觸到「寒蟬鳴泣之時」這個作品,因為從小喜歡恐怖懸疑類事物的關係,對這種怪誕不可解的故事很感興趣。

同時也是在這時期,因為某些巧合的緣故把「AIR」給看完了。自從鐵巨人之後,很罕見地對故事情節哭到泣不成聲。雖然大家都說鳥之詩是國歌,但在我心中駐留不去的則是夏影。

說了這麼多其實只是想說,在決定放棄當漫畫家之後,我發現了一件影響深遠的事。

「月姬」、「寒蟬鳴泣之時」、「Fate」、「AIR」這些作品,原先都是「文字冒險遊戲」,也就是電子小說演變來的。

我終於明白自己想做、而且能做到的事情是什麼了。
數碼寶貝、赤松健老師、Type-Moon、龍騎士07、Key……這些就是我之所以是我的原因。

所以現在,我在這裡。

2006/12/22 抱怨文
左手

自從 .. 上禮拜家裡發生一些事情

後來翹家,當了一兩天的流浪漢,接著住進了我母親家。
 

事發之後,有種非做某件事不可的感覺,不然什麼都不做根本不可能被理會,像我這種不善於溝通的傢伙,更別提會跟那些根本就溝通不良的傢伙提出一些有用的意見以及想法,我總是獨自默默承受那澎拜的壓迫感,於是乎 我還是選擇默默承受,不過是以消失的方式。
 

這種方式,我覺得非常適合我這臉皮薄而且異常固執的人,無腦的我身上只帶了不到兩百塊的現金就出門啦 .. 另外還有一把藏刀( 兩年前去西藏買回來的
 

在心下不爽之餘,我竟然會選擇去某國中跑操場 .. 後來,我call了R君,我去找了他,他請我吃了宵夜 ..
 

其中還發生些趣事,以下:
 

我從R君皮包中拿出了某友人的學生證。

左:他還在讀阿? ( 把玩樣

R君:對阿,小心掉到湯裡。

左:當然不會掉進去。

( 學生證:滑。

果然沉進去了 ...

R君:真糟糕 ..

R君:你這白癡,哈哈哈!

撈起來後。

R君:你看他臉,在瞪你,在瞪你,你看他現在一臉不爽樣!

左:囧 我來幫他擦乾( 速

R君:耶,他開心多了~

( 兩人笑
 

這讓我想到一句『患難見真情』,也許也有人認為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小弟確實是感覺到我結交多年的朋友跟那些我在高中裡面認識的那些人有很大的不同 ..

也許有些人覺得是言語無法理解的概念,可能是我自己不太會敘述一些事情,畢竟我不是DV大神 .. 可能文學造詣沒那麼深厚 不過我個人對新詩之類的東西還頗有研究,有常常與星河分享。
 

當然,分別後我得找地方睡,畢竟已經12點多了,就怕被條子先生抓回去 ..雖然搭身上衣服看起來很成年(?) 但是為了保險一點我在某國小附近晃一晃,看到很好爬上去的圍牆,正巧也沒人在附近,擺明了上天要讓我在裡面睡 ..

後來確實是睡某國小,操場挺大的 ,又有洗手檯 廁所,這些東西對業餘流浪漢來講,夠了。
 

找好睡的地方,東西放一放,躺著看著天空,漫長的夜晚給足了時間想很多事情。
 

雲在動,因為風再吹、地球在轉,我還活著,是因為我沒有想要死,雖然世界不會因為少了我而不是世界,我也不會因為少了世界而不是自己
 

望向未來,我到底能幹什麼,雖然是讀到一所很好的國立高中,但是在我們學校能考上國立大學的平均每班也只有一半吧,我受到四六、R君的邀請而加入這行列,是因為我發自內心的想做,聽了他們的想法,讓我有種真的想賭一把的那種決心。
 

凡事都隨著父母,就跟棋子一樣,一格一格慢慢前進,所作所為都在劇本之中,有時候也會覺得無聊了吧?
 

總是會有人因反對而反對,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有所行動, 但至少有淺意識在心裡面吐槽,雖然感覺父母給足了空間,但是未成年前還是可能被侷限一小部份,也許成年後也是如此。不是我對家長都很反感,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有些家長就是異常過份。想到了四六上一次的文章,可能我上輩子造孽? E04 那乾我現在屁事,老子沒要求吃好住好穿好,只想要能有自己的時間,自己的想法,你他媽的敢給我全部抹殺掉,拜託我是我你是你別把我跟你混為一談,你高學歷?對,你很厲害你很行,但你生出的兒子就是只有這幾把刷子,我可能真的很聰明,但是我不是很愛唸書,我可能真的會浪費我的青春,但我就是想照自己的劇本 走下去,我也沒說我希望完全照我的方式,你說要跟我討論,好阿 你他媽聽聽你自己的口氣,從頭到尾就是你一個人在講,我還是會忍不下的好嗎?我回嘴,你打人,我逃家,E04 就是這麼簡單。

打開手機,看一下手機未接來電的簡訊,我關機了 ..
 

唉 以上存屬抱怨,如有不悅 抱歉。
 

輾轉到了兩點,終於要睡著了,沒想到 ..赫然聽到狗叫 ..抬頭起來一看,有三隻狗分頭往我這邊衝過來,我想都沒想抓著雜物馬上就準備翻牆,這真是囧阿 ..

後來在外面繞個幾圈,還是決定回原來的地方,進去後好像沒發現狗,在躺了一下之後,我發現有人 ..

沒錯,有個人在慢跑 ..拜託 .. 現在幾點阿,3點出頭耶老大,我百思不得其解...可是我竟然也跟著跑了 ( 慢跑魂?..

根本就沒睡到嘛 .. 時間過的很快,早上六點了,我撘車到我高中那邊的公車站牌等同學,要把成績單給他好拿去交 ..因為好像沒交會被記過,也許為什麼逃家要帶成績單才是重點,這一天,我沒去上課。

隔了一天,我到學校,跟往日一樣,每個人都還是一樣,這一天我沉默著,下課看著學校中人來人往,我的目光還是多半停留在被我定義為蘿莉的女同學身上。

這應該不是所謂的戀愛吧,不過我這幾天有著深刻的感觸。
 

人生如戲,這譬喻我一直認為很完美。
 

上禮拜天的ING國際馬拉松,我也是準時到場,雖然只是跑9公里,但是很虛的我並沒有拿到很前面的名次。

這幾天,我心情好多了,讓各位擔心,真是抱歉,我所做所為,我並不都覺得沒錯,但是我自認為我問心無愧,我當然也有自我反省。
 

今天是學校運動會,我們班上拿到了總錦標冠軍,大隊接力很可惜只拿到全年級第二,差第一名0.2秒,班上有些接棒問題,不是個人,因為旁邊有很多傢伙在那邊卡位,總之就是很有多事情可以吐槽就對了。

明天是校慶,我已經準備好要好好逛一番了..
 

各位,我可能已經回來了。

2006/12/9 PF5一日遊
左手

今天是我非常期待的一天。

於是,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在4點多的時候起床打電話給我約好的另一個友人 ..

( 之前就說好他排票,我排入場 )

果然哀鬼左哀小了,電話的另一端竟然無人接聽 ..

後來一直call,到了6點,我忍不住了,直接撘車往台大出發。

在途中,我還是持續著撥著手機,期盼電話那一頭回有回應,不過卻是徒勞的。

 

 

抵達會場。

一下車就看到人沒有很多,果然跟寒暑假差很多。

我馬上走到入場隊伍的尾巴,接著就開始了空虛的漫長等待 囧

這時候我都會開始用手機隨便找個人聊天,最後我打給了無焰,問他和小刀、憐甚麼時候會到,他說他們約八點半會到。

真是辛苦他們北上。

後來確實是如此,還真是準時阿= =

 

 

我那名遲到的友人,跟無焰差不多時間到,那時候入場刊我也早就買好了,於是我就修理了他一下( 笑

8點40分,該到的都到了,有6人,排隊中還遇到同學,他旁邊那cos銀魂的伊莉莎白還有銀時可真是像阿啊啊啊!!!

於是嘻嘻鬧鬧到了10點半,隨著倒數聲中,進場啦!!!

 

 

看著手中的場刊,還有聚集的人群,我們採取 進攻人多的地方 的戰術,雖然一直在講說不能買太多,但是手就是一直停不下來( 看到Saber我就忍不住啦! ) 不只是我一邊說要省點卻一直買,連其他人也是XD 這就是所謂的嘴巴上說不是,身體卻很誠實的衿持( 誤

 

 

接著翻滾了到11點多,我們去吃了每次跑場都會去的日本料理店,中間還發生了小插曲 .. 我吃錯吃到別人的飯( 小刀我錯了

憐還說了一句經典的話:『有錢北上敗家,沒錢南下回家。』 我笑了 囧

 

 

吃完後繼續作戰,逛了幾圈後,無焰又敗了一本類似萌單的本,挺開心的樣子。

陸陸續續又買完一些東西後,走出了會場,接下來的作戰是拍coser,其實我的心還留在女僕契茶館( 誤

欣賞完了許許多多coser後,終於要準備離開了,大家都笑著提著自己的戰利品走出了台大校園。

 

回到家,已經三點多,整理著紙袋以及海報、翻著手上的本,過不久果然陣亡了

時間可真快呢,一下子就睡到了晚上八點

然後東西弄一弄,打完這篇網誌就可以上床記繼續和周公下棋了。

明天還要跑板橋的路跑阿OTZ

 

 

 

這次花的錢還真不少 .. 上次是某遲到友和無焰,這次是無焰和我,無焰已經算是我們這團每場次的MVP了( 拍

期待1月那場XD

2006/10/31 夜想
四六コノエ

今天作了個重大決定。
社團名稱決定叫做「Night-Think」了。

我跟左手還有DV約在竹林路麥當勞,主要目的是討論遊戲製作的內容。雖然是想做都市奇幻類的,不過除了拿我之前小說的世界觀來用以外,只有想加入「鍊金術」這個想法而已。
就在苦思的時候,左手突然問起:「所以我們社團要叫什麼?」

「簡單嘛,就叫追尋者啊,假裝我們在追尋什麼,然後LOGO畫個腳印就搞定了,這不是很簡單的事嗎」DV想都不想的回答。

我對DV說的話無法認同,社團名稱這種事可不是兒戲,是要扛著這招牌一輩子的。因此提出了否決,眾人又陷入了沉思。
打破這僵局的還是左手。

「……啊就夜間思考啊!不然我們就叫夜間思考怎麼樣?中文太遜了所以用英文吧!night think!」

好像還不錯,中間加一橫的話看起來跟Type-Moon也有點接近的樣子。
能照著自己憧憬的形象前進,的確是很讓人開心的事。

之後他們又在閒扯甚麼「簡寫是NT社,感覺很能騙台幣的樣子」這種鬼話。

如果以Type-Moon的中文解釋為「型月」的話,那們我們就是「夜想」了。
希望總有一天能跟他們並駕齊驅呢。

2006/8/15 CWT13
四六コノエ

人生第一次的擺攤果然沒有那麼順利。

梟梟印了30本,我也印了30本,雖然梟梟的社名聽起來充滿希望,但實際上卻充滿絕望,連場刊圖都沒有的絕望。
最終成果是她的畫冊賣出5本,而我只賣掉3本。沒有插畫又厚重的小說果然不好賣,算是預想中的事情。
不過待(呆)在那裡擺攤的感覺很新鮮,有種「自己好像真的做了些甚麼」的滿足。

左手邊攤位的主人cos成利娜莉,非常可愛。雖然銷售成果也滿差的樣子。


她還願意讓我拍張照,不過為了隱私所以打個馬賽克處理

之後再把夜間思考重寫看看好了。

2006/7/29.30 FF8
四六コノエ

7月29日:第一日

5點起床,不過老實說我是徹夜未睡。都在忙著cos的衣服跟睡不著,銀漆的味道很難聞。
早上6點出門,6點半到了台大打電話把望師匠吵醒,結果昏睡中。原本想說會不會跟她說得一樣排前面,實際上根本沒用。大部份人都是夜排所以人很多。
排隊時碰到擺小說攤的「攻勢主義」,聊了涼宮和School days的話題,然後就跑到停車場上面吹冷氣了。不死軍團與水迷和菓子,有緣再見吧。
入了會場才發現,很不可思議地,原本10:30才到的萊姆學妹卻比我們早20分鐘入場。這是什麼世界?就因為學妹有天然呆萌氣加持?

找到開28的時候師匠不在位置上,只好先跟萊姆學妹隨便逛逛。
萊姆學妹是第一次來,碰到什麼都很興奮,會不時的用手指指著coser或是攤位然後發出「呀~」的聲音。說真的妳可愛過頭了吧。
師匠回來之後人潮激增,所以沒有時間聊天,無奈下只好乖乖去坐觀眾席。
在萊姆學妹買本的同時晃到塗鴉區,有人把阿洽與鶴屋學姊畫在一起,跨作品的感覺真的很微妙。原本也想畫點甚麼的,但無法克服在人前作畫的尷尬後還是決定作罷。

睡倒在觀眾席,意識矇矓間發現手機不停震動,應該是DV來了。總之就別管他吧。
為了活動身體而走了起來,晃到某個播放死筆預告的不明場所。
好不容易等到師匠忙完,但因為與其他社團大手的社交所以人又不見了。無奈之餘只好回去逛攤,經過某攤的時候,攤位中與我cos同系列作的小姐突然說:「咦?這是出**嗎?」
不過因為太害羞所以婉拒了合照的要求。

與DV和萊姆學妹匯合之後才意外得知,這天其實是萊姆學妹生日。臨時只得再買一本師匠攤的筆記本當生日禮物。結果DV送的是Fate的整套盒玩,價格大概有過千。

「居然送筆記本,真是寒酸啊」
那是讓人很想往他臉上揮過去的笑容。

 
7月30日:第二日

這次學乖了,畢竟早點去也沒用。可是正當睡意驅使自己別出門時……回想起這可是中原麻衣小姐的初次海外現場活動,於是趕在她活動開場前的10分鐘入了場。
現場已經有一大群人,因為前面根本沒位置的緣故只好在二樓看。
中原麻衣小姐有種說不出來的可愛,聲線帶著名門大小姐的高貴感。整場活動大概是唱歌與玩剪刀石頭布,以及名場面再現。

就這樣,FF8在夏天中落幕了。

2006/7/11 公告
Night-Think

官方網站正式啟用,今後還請多指教。